【990.am】那些曾经的创始成员都去哪了,不惜成本

古人云:每一个胖纸都是一只潜力股。(表骂我,我知道这不是古人说的)

2017年,几乎国内所有的手机厂商都要面临一个同样的问题,碍于成本的增加手机的售价要进行上调。

990.am 1

罗永浩是胖子,所以,我觉得他会最终成功,我要支持他,当然仅仅是表面上开个玩笑的理由。

990.am 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之一

从去年年底开始,国内各大手机厂商就已经陆续对自己旗下部分机型的售价进行了上调,涨价已经不可避免的成为了整个行业的大风向。但就在这样的行情下,却有一家手机厂商选择了逆势降价,它就是老罗的锤子科技。

文|快刀财经,作者|朱末

这些年的创业者中,估计没有谁比罗胖子更加悲催了。

老罗跟他的锤子还能走多久?

时至今日,围绕着锤子科技的负面消息,好像已经坏到不能更坏。

做英语老师兼相声工作者的时候,他的粉丝一群一群的,各种崇拜。按他的说法,媒体几乎没有负面评价。

近日,锤子科技宣布旗下的旗舰机型M1L降价300元,在这个涨价有理的时代,锤子此番降价让人颇感意外。不禁让人猜测是不是T3要上了,所以把前一代旗舰降价促销。但是,关于这个传闻,老罗的回应依旧是简单的两个字“假的”。既然不是T3上市之前的促销,那这种反其道而行的举动最可能的理由只剩下一个了,M1L销量不佳,不得已降价促销。

2019年3月28日,锤子软件有限公司再次发生工商变更,法定代表人由罗永浩变更为温洪喜,同时多名高管从主要人员名单中被移除,其中多为元老级人物。

从转型做商业开始,负面的消息也就如影随形。

供应链困难症,锤子是最严重的的那个?

再往前追溯,罗永浩已连续卸任了4家锤子旗下公司法定代表人;锤子科技部分员工已改签到字节跳动;快如科技团队就地解散;锤子科技新手机研发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仅保留少数研发人员在维持系统更新和产品基本运营上。

“一个理性主义者居然他妈的去创业,去挣钱?这太low了,充满铜臭味,让人无法接受。”

对供应链的把控一直是国产手机厂商最大的一个问题,产能低、供货慢成了国产手机厂商们最头疼的问题。而在众多手机厂商的比拼中,锤子对供应链的把控能力似乎相对弱势。

人走茶凉,物是人非。犹记得锤子成立伊始那支“天生骄傲”的创始团队,一腔热血敢叫日月换新天,但随着锤子堡垒的“解体”,这群人也渐渐消失在十字路口,江湖远去。

于是,看热闹的人就开始多了。

2014年5月20日,锤子的第一款手机Smartisan

也许,正应了《无间道3》中的那句台词:“往往都是事情改变人,而人改变不了事情。”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你在楼顶磨叽半天不跳楼,看客们就开始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集体呼喊:你他妈赶紧跳啊!

T1正式发布,锤子的第一次代工厂选择了富士康。由于当时富士康忙于苹果的订单,只给锤子提供了一小部分的产能。另外,碍于T1的组装生产难度,导致整个T1的产能比较低,造成了长达3个月的缺货局面,因而也错过了新机上市前三个月的“黄金售期”。这使得老罗的情怀大作,首次出征就遭遇挫折。

朱萧木:入局电子烟,创立“FLOW福禄”品牌

从这个角度看,罗永浩的每一次”霉运”都会无限放大,在情理之中,但总觉哪里不对,正常的社会价值观不应该如此。

【990.am】那些曾经的创始成员都去哪了,不惜成本。老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2015年,老罗积蓄了一年的精力,准备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无巧不成书,Smartisan
T2的代工厂中天信却在关键时刻宣布资金链断裂破产,锤子不得不紧急更换代工厂,这也直接导致了T2的再度难产,一直拖延到当年12月底才发布。

辟谣过后堪堪1个月,锤子科技用户体验中心副总裁朱萧木宣布离职创业。真亦假时假亦真,可见世间谣言,从非空穴来风。

之二

一般来说,一代产品的更迭周期是一年,可是锤子从T1到T2整整间隔了19个月的时间,这也让T2还没发布就在配置上落伍了,这一点也让锤子饱受诟病。虽然老罗一直宣称跑分不重要没意义,可是鉴于锤子并不算低廉的售价,一般非锤粉、非罗粉的消费者,估计都会倾向于选择更好一点的配置。

在今年1月15日的“聊天宝”发布会上,朱萧木的身份变成了北京羽衣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和CEO,由罗永浩正式介绍推出其电子烟品牌“FLOW福禄”相关产品,并参与了聊天宝的社交优惠活动。目前,“FLOW福禄”产品已上市且成绩不错。

这不,最近他又开始被围观了。

连续吃了两年亏的老罗痛定思痛,为了能够不再配置上被友商们落下,2016年10月18日锤子推出了全新的M系列,一向标榜高设计的锤子选择了在全新的M系列上做出妥协,丢掉了锤子一直以来所坚持的情怀以及高设计。配置迎头赶上的同时,由于设计上的妥协也让一众锤子的铁粉深感失望。老罗本人也表示M1是最有出息的一个孩子,但不是最漂亮的那个。现如今逆势降价,似乎也从侧面说明了M系列的销量并不尽如人意。

朱萧木到底还是食言了。作为001号员工,朱萧木身上一直有着很强的“锤子”烙印,业内甚至有个不成文的说法,朱萧木未来是要接班罗永浩,扛起锤子大旗继续前进的。

话说公司有20多个高管离职,并且绘声绘色地描述了罗胖子让功臣“钱晨”博士“尿裤子事件”。虽然钱博士亲自辟谣,但故事的演绎却越来越生动有趣。

高层相继出走,情怀没能成为留人良方?

【990.am】那些曾经的创始成员都去哪了,不惜成本。此外,朱萧木还是唯一一个多次在锤子科技发布会上演讲的员工,向外界推介过多款锤子重要产品。要知道,罗永浩的掌控欲极强,能把万众瞩目的发布会让渡一部分给朱萧木,足见其对朱萧木的重视和提携。

【990.am】那些曾经的创始成员都去哪了,不惜成本。只是,这故事是不是稍微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常人之腹?

【990.am】那些曾经的创始成员都去哪了,不惜成本。今年年初,一个锤子离职员工吐槽锤子内部管理制度上的一系列不合理,还爆料锤子发生了大面积裁员等一系列话题性十足的消息,尽管锤子随后就对大面积裁员进行了否认,但是这封离职员工的公开信还是把此前稍有沉寂的锤子科技又一次推上风口浪尖。

朱萧木曾是个狂热“罗粉”,加入锤子的过程也颇为戏剧化。作为一名小有成就的海归建筑师,为了追求突破,朱萧木起初想到罗永浩的英语学校做讲师,后来出于对老罗的崇拜和信任,使他阴差阳错加入了锤子科技:“老罗直接说要干掉苹果,就信了。”

工作中,出现争议太正常不过了,尤其是创业型公司,而且是一群极具个性的人的组成的创业型公司。争议意味着在乎,漠视才是公司最大的敌人。

人性化的缺失、创新能力的流失、对基层员工的忽视、中层干部管理经验的缺乏等问题都在侵蚀着内部人员对于企业的信心。

作为一个跨界选手,从打杂工到产品经理到副总裁,异常刻苦的朱萧木自学成才,设计出了了不少令人叫座的应用。当然,期间也没少被“锤”,罗永浩曾对其怒骂:“你做的这个东西就是垃圾。”但几天过后,他又给出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评价:“你是东半球最好的产品经理。”

我相信,锤子科技的员工一定听到过罗胖子和钱晨博士的争执,甚至可能是短暂失去控制的过激的争执。

其实,最早从公司的创业元老,原CTO钱晨博士的离职,频繁的人事变动便一直伴随着锤子。

在锤子内部,朱萧木不只是「功臣」,更是「忠臣」。2016年的那场内部震荡中,朱萧木一如中流砥柱般岿然不动,也是为数不多能在锤子待足5年以上的元老。

但是要说动手,以成年人的智商判断,可能性不大。把钱博士塑造成一个受害者的形象,无非就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的想法而得到满足:你看,我说罗永浩是个流氓吧?你看,我四年前就判断锤子科技要完蛋吧?你看…巴拉巴拉…

在此前GQ杂志《文艺青年罗永浩与工程师钱晨》的一篇报道中,钱晨被描述为与文艺青年罗永浩互补的“工程师”角色,罗永浩感性、冲动,钱晨理性、沉稳。

情怀万金终抵不过现实二两,据罗永浩在发布会上讲,朱萧木在锤子科技的后期岁月很煎熬,“看到手机就想吐”,如此状态显然不适合继续做手机,罗永浩劝他不如自己创业。

这,可能是人性的一部分。眼看一个人起高楼、宴宾客、楼倒塌是极具观赏性的。予人玫瑰,手留余香,给别人以掌声,让自己有勇气还是很多人还达不到的一种境界。

2015年8 月底,坚果手机
U1
发布后,钱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首先提及的不是刚刚发布的新品,而是如何用逻辑说服罗永浩:用这个逻辑你能把他按住,要不然他又开始胡来了。你出去要会一个女友,准备换衣服,自信的人穿上就走了,不自信的人老在那儿照镜子。他就是那种人。一个小小的改动,实际上就是一个心理安慰,未必能带来最终的优化。

外界认为朱萧木做电子烟是罗永浩指挥的,为的是以后锤子科技无路可走,名义上完全独立的电子烟可作后路。

其实,成功这种事情,看能力、看选择,更看运气。年龄大了,你就能想明白很多事情。可能,老天让你这一世就是普普通通,为的是来世让你轰轰烈烈。

关于钱晨的离开,锤子官方的解释是“退休”,另外老罗与钱晨也都否认了双方不合的传闻,但吃瓜群众们似乎对于锤子的这种说法并不以为然。

朱萧木对这种说法笑谈为“扯淡”,刨根究底的媒体则意犹未尽地追问:“那就可以这么说,你彻底从锤子出来独立创业了?”

如果大家都这样想,可能XX黑就会少很多,网路中的暴戾之气也会大为减少。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逼人道歉,这不是理性世界。(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对于钱晨的“退休”外界也一直是众说纷纭,其中最被认可的一种说法是因为钱晨看到老罗将股权抵押给阿里巴巴换取资金,发现情怀是不可能支撑一个企业走到最后的,企业是要盈利的,情怀并不能当饭吃。

朱萧木一脸严肃:“不是可以这么说,就是这样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