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手机】居然有人反对,谈谈女人穿多少才合适

前几天去广州坐地铁,由于换线而需要乘坐扶手电梯。

“我可以骚,你不能扰”

最近金星秀的一期节目聊到一个话题,女性性骚扰。

我很容易就注意到了右前方一位穿着超短连衣裙的年轻女孩。随着电梯的上行,连身为女性的我,也感觉到两个字——诱惑。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女孩子本身身材不错,又在夏天有此“清爽”打扮,难免吸引眼球。

这个口号,来自2012年6月24日的一场地铁行为艺术,目的在于反对上海地铁官方微博的性别歧视言论。

先是说道上海地铁里乘车高峰时发生的扣摸刮蹭,又举出最近北京一个老经济学人“性骚扰和殴打年轻女生”的新闻,引述女明星马丽超市”被摸屁股”事件,联想到之前某互联网公司高管飞机上性骚扰女生进而被公司解雇的事件,几乎一边倒的声援反对女性性骚扰。

此时,一件让我没有想到并来不及阻止的事发生了。

2012年6月20日,上海地铁二运官方微博贴出一张穿透视装女孩的背影照片,并附文字:“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姑娘,请自重啊!”

很早知道这个词,其实不是从国内的媒体上,而是我服务的外企,员工手册上规定了如何处理sexual
harassment,那时才知道有个性骚扰这个词,大体上知道了哪些行为属于性骚扰。

站在女孩后方的一名背包男,拿起他的苹果手机,在极近的距离,对着女孩的背影,尤其是从裙子到大腿的角度,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对着手机观摩了一番,若无其事地继续玩手机。

这条微博一经发出,引起众多网友的不满。她们对上海地铁二运的“流氓逻辑”予以严辞驳斥,并要求删帖道歉。

至少30多年前,记得笔者有一次乘坐公交车,在东单的8路总站,发车前车上人并不多,人们或座或立,突然听到中间转盘处一男一女吵了起来,大体上是女的说男的碰她了,骂男的流氓,男的不示弱,立刻反唇相讥,但是女的伶牙俐齿,男的一时语塞,最后蹦出一句话,把车上的人逗得前仰后合,只见男的指着女的“你,你,女人简直是一条毒蛇”!

太诧异了!

“我可以骚,你不能扰”的口号和相应的地铁行为艺术应运而生。

那时候我还上学,不太懂为什么,但是有一点知道,“流氓”罪可是要判刑的,甚至有因此送命的,难怪那个男的那么激动地辩解。但是后来慢慢长大,身边也会遇上类似事件,逐渐知道这些都是性骚扰事件。

然而诧异之余,又觉得这件事很值得我们女性深思。我想起了2012年上海地铁二运一条引发了网友激烈论战的微博。微博中,上海地铁二运呼吁着装暴露女性自重,以防止性骚扰。微博发出后引起很大争议,甚至有年轻女子在地铁二号线手持上书“我可以骚,你不能扰”的彩板表示不满。

时隔4年,我惊讶居然有人反对“我可以骚,你不能扰”,这真是一件让人痛心疾首的事情。

首先,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性骚扰一直存在,去年北京民生银行也发生了基于个人私欲,男经理性骚扰女下属不成逼得女下属不得不辞职的事件,我强烈鄙视这种渣男,更支持以法律手段追究该单位及其男上司维权。

当时看到那条微博时,我也与“广大网友”一样,觉得女人穿什么、穿多少都是自己的事,只有好色并变态的惯犯男人才会作出性骚扰这种变态行为。

先读读这位作者的原文:

但是现实生活中另一种声音也引起我的注意,一些年轻女性以维权的姿态喊出“我可以骚,你不能扰”!我个人以为除了作秀,真不见得可以获得更广泛的支持,即便一些女性朋友也不支持这种说法和做法。

但是当扶梯上的情景出现时,我突然觉得,也许并不是这么一回事,也终于明白了那种视觉上的刺激,是何等的大,无论好色与否,都会对暴露的穿着有所注意。而至于他是否采取行动,行动到什么程度,就看自制力和身处的环境了。

近日曹老推了篇评论《我可骚你不可扰:崛起的女白领话语权》。**“我可以骚而你不能扰”这个观点,最早在我的师姐、中青报冰点周刊记者曼祺哥的文章中就有体现。**作为女生,我本应该听凭情感驱使,赞同这一女权色彩浓厚的观点,享受它带给我的权利快感。但我实在觉得这一观点有偏狭之处值得商榷。曹老作为男同胞,能够跳出性别的局限替女生发声,殊为不易。**我亦不能被女性这一身份左右,有必要说点公道话。**

有人会说,因为色狼的存在,我们连打扮得花枝招展一点都不行了?我并无此意,打扮得时尚、性感并无不妥,女性美确实不等同于性暗示,我完全没有替作恶者辩白的念头。但问题是,漂亮不等同于暴露,打扮不意味着骚气。**所谓骚,已经不是正常范围内所能接受的美感,而是一种对女色的卖弄,具备浓厚的贬义色彩。*【苹果手机】居然有人反对,谈谈女人穿多少才合适。*

你觉得暴露是你的自由,你以为你暴露的部分可以满足路人的窥私欲。**你带着一种施舍的心态,觉得袒胸露乳是对男性路人赠与的一种福利。但却不知,你的骚对别人已经构成了一种扰,只不过这种扰披着美色的外衣,只不过很多人享受着这种扰,**就遮掩了它本身的问题——什么才算做扰?非得是一双有形的手,一丝淫荡无耻的目光才叫扰?看上去很有视觉美感的股沟、暴露无遗的丰胸难道不是一种扰?【苹果手机】居然有人反对,谈谈女人穿多少才合适。*【苹果手机】居然有人反对,谈谈女人穿多少才合适。*如果你对性骚扰有基本的了解,会知道其中有一种性骚扰,是主动对陌生人暴露私处,俗称暴露癖。会知道,只有女性才会遭遇性骚扰是一种认识误区。**

**【苹果手机】居然有人反对,谈谈女人穿多少才合适。现在有一个挺火的词叫做“撩汉”,简单点说,就是撩拨男人,带着调戏的意味,去挑逗男性的生理本能。**【苹果手机】居然有人反对,谈谈女人穿多少才合适。浏览微博,你会经常发现那些貌美肤嫩的单身女子,动辄发一些大尺度但不露点的照片,配一句“姐姐我要出门撩汉了”之类的言辞,文下,众多男生疯狂点赞。说实话,我很不能理解,为何我们极度厌烦男子玩情感游戏,斥其为男权主义对女性的践踏,却对女生这种不自尊自爱包容。**如果你真的对性骚扰厌恶至极,就不应该只厌恶“男人对女人的性骚扰”,也当看到另一种可能。这难道,不是女权疯狂反弹后的另一个极端?**

在地铁上伸出咸猪手、公交上面露淫光的色狼们,着实可恨。作为力量弱小、对抗力差的女性,发出自己的呼喊,强烈表达自己的愤怒无可厚非。但不能忽视的是,男女两个群体的和谐共处,需要双方共同的努力,不能仗着自身的弱小,而**对另一方提出不合理的要求:我打扮没错,打扮到骚气也没错,我就是全露了,你也不能扰。如果说“你骚我就可以扰”是直男癌的表现,那么“我能骚你不能扰”则是直女癌的彰显。**

**一个男人如何面对映入眼帘的丰胸大腿,可以清晰看出他的质地。一个女人如何处理自己的衣装,足以反映她的涵养。**一个社会如何平衡男权与女权,反应的是它的文明。**直男与直女们如果始终在这个骚与扰的问题上纠缠不清,那么问题永远无解,只能陷入情感的撕裂。我们可以去呼吁女权,要求法律对这些人严惩。但却不能将她发挥到另一个极端。不能带着一种报复的心理,去挑逗男人,任由这种“撩汉”的举动大行其道。

其实仔细咀嚼曹老的文章,会发现问题出在了那一个“骚”字的表达上,我觉得这个词歪曲了曹老的本意。题目拆解了“骚扰”一词,确实很巧妙,**但如果换为“我可以美,但你不能扰”,或许既不影响呼吁女权,读起来也不那么张扬跋扈了。**

苹果手机 1

试想,如果这个穿着超短裙的女孩与拿着手机的背包男,不是出现在人流密集的电梯,而是出现在偏僻的小路,那对于女孩来说,仅仅是背影被拍这么简单吗?你能保证女孩子不被搭讪不被骚扰不被侵犯吗?假如你是一位男人,你又能否确定自己在任何环境都可以保持清醒呢?

我之所以痛心,是因为这位作者虽然一直在强调它自己对女权主义的支持,但却始终意识不到,它的逻辑基础本身,是建立在对刻板性别观念和权力体系的认同之上的,抱着这种逻辑追求性别平等,是一件非常令人忧心的事情。

 

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不考虑到人的软弱性和局限性。

看看开篇这一句:

上海地铁里的女孩子打扮得像个阿拉伯妇女,举着“要清凉,不要色狼”,“我可以骚,你不能扰”的标语,可是你知道吗?这种打扮在中东某些国家你会被砖头砸死的?阿拉伯妇女参加游泳比赛还得穿裤子呢,还能穿着小短裙?更不可能说出“要清凉”的话。

相关文章